上海市松江区书法家协会论坛≡在线交流≡【书法理论】当代书论研讨 → [转帖]当下中日书法界最严重的问题是不注重思想与学养,而追求表面的形式--从“海派东渐”到当下中日书法界的问题


  共有5723人关注过本帖平板打印复制链接

主题:[转帖]当下中日书法界最严重的问题是不注重思想与学养,而追求表面的形式--从“海派东渐”到当下中日书法界的问题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方存双
  1楼 | QQ | 信息 | 搜索 | 邮箱 | 主页 | UC


加好友 发短信 松江书协网站副站长
等级:管理员 帖子:3155 积分:33196 威望:45 精华:1 注册:2008-3-31 9:04:11
[转帖]当下中日书法界最严重的问题是不注重思想与学养,而追求表面的形式--从“海派东渐”到当下中日书法界的问题  发帖心情 Post By:2015-6-11 18:48:56 [只看该作者]

“当下中日书法界最严重的问题是不注重思想与学养,而追求表面的形式。”——从“海派东渐”到当下中日书法界的问题






1987年,中日书法家共同参与的兰亭曲水之宴会,图中央三人左起分别为沙孟海、青山杉雨和顾廷龙。



日本书画评论大家、原日本二玄社总编西岛慎一接受《东方早报·艺术评论》专访




西岛慎一是日本当下的书画评论界权威,原日本二玄社总编辑,与赵朴初、启功以及海上诸多老一辈书画大家交往深厚。前不久在东京参加“海派东渐”研讨会与展览而接受《东方早报·艺术评论》专访时,他从吴昌硕等海派大家被日本接受谈起,直指当下中日书画界创作与交流中的一些核心问题。《艺术评论》本期也就中日近现代书法交流中的人物、往事、问题与观点进行呈现。


 “当下中日书法界最严重的问题是不注重思想与学养,而追求表面的形式。”


  “影响日本艺术极大的‘南画’在日本已没有延续与传承,这是很遗憾的!” “我以为苏东坡、董其昌的书法理论,在现代也是很重要的。”——这是年已八旬的西岛慎一先生的一系列观点。


  西岛慎一是日本当下的书画评论界权威,原日本二玄社总编辑,与赵朴初、启功以及诸多书画大家交往深厚。

  西岛先生主持日本二玄社时期无疑是二玄社的黄金时期,二玄社秉数十年之功,成功复制了数百中国书画史上的赫赫巨迹,成为连接历代书画经典与当下艺术家与艺术爱好者的桥梁,其影响至今仍然极巨。而西岛先生精于赏鉴,对于中日书画的交流与发展有着诸多真知灼见,在日本书画评论界一直影响巨大。在2015年4月14日由东京艺术院、东京中国文化中心、《东方早报·艺术评论》主办的“海派东渐及与日本的交流”研讨会与展览上,西岛慎一先生早早来到现场观摩并进行了发言。


  其后在下午接受《东方早报·艺术评论》约访时,西岛慎一先生歉意地表示因撰写文稿,只能晚餐后8点半进行,且他会专门赶到我们下榻的酒店。当晚大雨,就在我们担心西岛先生是否会如约前来时,8点20分,儒雅的西岛慎一先生一身风衣,弯着腰,撑伞提前而至。他笑言:“你们所住的这家宾馆也是启功先生到东京时下榻的,启功先生生前,他到日本下榻于此,我便会过来,和他谈艺论道。”


  西岛慎一先生对中国书画史如数家珍,论及中日书画交流上的一些话题,相契处极多。对话期间,他不时用汉字在纸上写着一些关键词,读之心有所会,让人体会到中日同文同种绝非虚言。访谈一直持续到晚上近11点,送西岛先生返回东京市中心一处普通的巷子时,路上仍有水,灯光映着西岛略有些弯曲的身子,让人感到的却是一种性情与对中国传统文化发自骨子里的热爱。



1909年,吴昌硕与日本河井仙郎(左一)、其子吴藏龛(右一)合影。


日本对吴昌硕的真正接受始于河井仙郎


  《东方早报·艺术评论》(下简称“艺术评论”):西岛老师你好,我想我们还是先从晚清以来赵之谦、吴昌硕等海派大家被日本的接受谈起吧?您怎么看这样一个接受过程?


  西岛慎一:日本的书法开始于中国的书法或者汉字。就近现代海派书法来说,其实最早被日本接受的是吴昌硕先生,其后才是赵之谦。明治维新以后日本发达了,所以文化人也去中国寻找心仪的金石书画。岸田吟香(1833-1905)在上海办有乐善堂,他与上海文艺界交往很多,最先找的是徐三庚。他向日本介绍了中国的文人与金石书画家,也开始介绍吴昌硕的图章、印。


  后来河井仙郎接触到吴昌硕的印,给吴昌硕写信,说你刻得特别好,我想做你的弟子。[河井仙郎在日本时仰慕吴昌硕之高雅精绝,于明治三十年(1897)修书寄吴昌硕。其时,河井氏仅27岁。吴昌硕复函极令彼感动。据《西泠印社志稿》:“河井仙郎,字荃庐,日本西京人。精仓史之学,工篆隶,善鉴别金石碑版。数游中国江浙间。曾入本社,受知于吴俊卿。刻印专宗秦汉,浑厚高古,金石家皆乐与缔交焉”。]这是在日本最早介绍吴昌硕的一个起因。


  有一个卖书的,文求堂的田中庆太郎,他与郭沫若先生很熟,他介绍郭沫若的著作,也会中文。所以河井仙郎就找了田中庆太郎跟他一起去上海,拜吴昌硕为师。因为河井仙郎的推广等原因,日本开始知道吴昌硕。他在日本的第一本画册就是文求堂的田中庆太郎出版,也许是河井仙郎为介绍自己的老师而求田中先生做的。通过在日本国内的介绍,后来影响又返回到上海,在上海有很多的日本人他们就开始渐渐知道了吴昌硕,因为出书对在华的日本人有一个认识作用。


  另一方面,吴昌硕的书画正好很对日本人的胃口,他是文人画一脉——日语中叫“南画”。通过在日本高岛屋的展会,又展又销。到明治维新的时代,像横山大观这样的人物,他把南画改革成日本画,第二个是西洋画进入他们的国家,但是很多传统的日本人还是迷恋着南画,这个时代正好来了吴昌硕,正好迎合他们的胃口,觉得这种南画是值得日本人欣赏、收藏和研究的,特别关心。大阪、神户、京都被接受,大家都喜欢吴昌硕的作品,东京只是一部分。


  大阪、京都对中国画的传统很重视,而且也真正进入他们的生活,所以对南画这个东西比较传承,不轻易放弃。


  至于赵之谦,河井仙郎跟着庆太郎去了上海,在上海发现赵之谦的作品又好又便宜,所以他买了很多,然后到日本开始宣传弘扬赵之谦的书画印,因为他在关东,影响较大,在关东,大家都研究赵之谦了,但当时在关西还没有。昭和十七年(1942年),河井仙郎和他的弟子西川宁在日本搞了一个大型的赵之谦介绍展——影响更大,西川宁没有具体地跟河井仙郎学篆刻书法,但整体的中国汉学是跟河井仙郎老师学的,因为河井仙郎老师去了中国,所以他强调我的老师就是河井仙郎,而河井仙郎的老师是吴昌硕,这样吴昌硕的影响在日本就连起来了。


  艺术评论:怪不得,西川宁是后来青山杉雨的老师,一直钦慕赵之谦,也就是说西川宁承认河井仙郎是他的老师。


  西岛慎一:对。河井有两百多件赵之谦的作品。西川宁与河井配合,一起做了赵之谦大型的展览。西泠印社后来出版了赵之谦《悲盫賸墨》,一共十册。1912年,这个时候赵之谦在中国也开始有名,有人介绍他了,日本人先买,涨价了,有名了,西泠印社也介绍,然而中国人也开始收藏。


  艺术评论:其实也是墙内开花墙外香,然后再转到国内。


  西岛慎一:是的。上海的收藏界也很了解日本的情况,古董商也开始注重买卖,赵之谦是这么一个背景。


  艺术评论:很有意思的是,齐白石也是上世纪20年代被介绍到日本,但我觉得日本人现在对吴昌硕的认识上,或许感觉上其地位比齐白石要高,而另一方面,现在在中国国内其实是齐白石价格比吴昌硕价格要高,您怎么看这个问题?


  西岛慎一:齐白石在1949年以后在中国尤其受到重视,这当然影响到日本,日本人其实也接受齐白石,但他有一个问题,他在日本没有传承关系。


  艺术评论:其实齐白石最早是1922年被介绍到日本,是陈师曾介绍做的展览,并不是1949年以后才被日本人接受的。


  西岛慎一:齐白石不属于海派,所以日本人并不是太重视,日本人重视海派文化——这是说当时。中国本身也是,民国时期,文化经济在上海,政治在南京、北京,是这样一个背景,日本人对上海的海派文化研究、追崇很多。


  另一个关键是师承问题,吴昌硕为什么搞那么大,你看有河井仙郎、西川宁,包括西川宁的弟子青山杉雨在弘扬吴昌硕,而齐白石,在日本并没有他的弟子,没有非常了不起的弟子,这必须要有人宣传。溥杰到日本来,他来的时候就有人问他吴昌硕怎么样,你知道溥杰对吴昌硕怎么评价?他说吴昌硕是“江湖无赖”,其实他们对吴昌硕没有研究,因为他们是清朝的贵族,贵族看不起这种平民,他们的眼里没有吴昌硕、赵之谦,他们自认是贵族文化。


  他们谁研究篆刻呢?王福厂,很规整的,王福厂他们就比较喜欢规整的。战后因为中国政府推崇齐白石,日本人也接受了,还有一部分是外交官或者是商社的,因为中国政府重视,也就买了齐白石的作品,买了以后他们的作品现在是捐赠出去了。北京有一个画家金城,他与日本合作进行书画交流展,他做这个书画展的时候,也没有把吴昌硕包含进去。这有点像政治概念,他们认为吴昌硕是“在野党”,而他们是执政的,所以不把这种在野的放进去。


  上海有过不少日中交流展,吴昌硕作为领军人物是被详细介绍的。北京是一个政治中心,所以清政府崩溃以后,北京在政治上一直处于不安定的阶段,所以文化活动和文化团体也是不稳定不固定的,成不了一个大气候,相比之下上海就稳定,有外国租界,所以比较安定。所以就有这么一个大的潮流,而绘画就没有这样的团体,所以绘画就没去,没有一个有代表性、组织性的团体。还有一个是画油画的人,画了紫禁城或者西安古城,这种画了以后拿到日本好像也不是卖得非常好,也不是很有名,所以对北京的魅力,他们也不是太热情。日本人认为中国是书法的故乡,但后来日本人在绘画上学西洋画的多,在绘画上就认欧美是故乡了。



当下日本已没有“南画”的延续与传承


  艺术评论:这是在日本当时脱亚入欧的背景下。有一个问题,历史上“南画”对日本艺术的影响巨大,那么,在日本当下,“南画”还有延续与传承吗?


  西岛慎一:几乎是没有的。当下日本在水墨方面主要是书法家和篆刻家,而绘画方面基本没有“南画”这一脉了。


  艺术评论:这实在是让人遗憾的。还有,现在研究吴昌硕的是金石书法家居多吗?


  西岛慎一:在日本研究与喜欢吴昌硕的是日本的书法家和篆刻家,而不是画家。日本对中国书画的理解是比较片面、偏激的。比如黄宾虹先生,在日本就没有人知道——现在也不知道。


  艺术评论:这倒是让人意外,再请教一下,王遽常在日本有没有一些影响?


  西岛慎一:王遽常在日本知道的人更少,这也是让人遗憾的,我希望郭同庆这样的王遽常弟子能够在推广上多做些努力。


  艺术评论:你认为黄宾虹等在日本不知名是什么原因?


  西岛慎一:因为没有弟子在日本。就是因为没有像河井仙郎这样崇拜自己老师、宣传老师的日本人,也没有像金城那样宣传北京画的画者,清代“四王”在日本也没人知道,没人喜欢,“四王”在日本也没有好的作品收藏。


  艺术评论:可能和“扬州八怪”在日本的遭遇有异曲同工处?


  西岛慎一:对对,日本对中国绘画的传承是比较偏的,喜欢这一部分,而不是整体的。


  艺术评论:您认可日本对待中国画这样的态度吗?


  西岛慎一:我觉得不一定好。因为(当下)如果再有真正的赵之谦和真正的吴昌硕,会不知道,会不理解。日本的艺术家、画家对这个理解比较差,不是现在,再古一点是江户时代的日本人,当时对董其昌文人画的理论比较有接受能力。江户年代,在日本,艺术家是必读董其昌《画禅室随笔》的,一般程度低一点的也会去学,但现在日本的文人画作为一个支柱,中断了。


  艺术评论:这个太可惜了。其实我个人觉得这个跟汉字一样,是东亚的古典精神的一个延续,不知道西岛先生怎么认为,比如对董其昌的理解,其实涉及中国文人画也就是“南画”一个很核心的问题。


  西岛慎一:我也是这么感觉的,这是一个原点,董其昌的《画论》。日本对中国绘画的研究,他们总是把中国画理解为宋元绘画,为什么是这样呢?比如雪舟这个人,他受到夏圭的影响,所以大家对日本的写作研究,就等于要去研究他的原点。


  艺术评论:访问中国也是雪舟形成个人风格的契机,雪舟曾说:“中国的自然风物就是我最好的老师。”


  西岛慎一:应当去研究宋画、元画。明清年代,日本人不太研究明清绘画,对明清主要是书法研究,而不愿意研究他们的画,所以你现在说画就把画给分析得很透。虽然研究明清的字画,但不念董其昌的《画论》,他们对真正文人字画的研究是没有深度的,所以王铎非常流行。它是一种表现形式,不去进入他的思想研究,对他的表现形式研究,很浅,是比较浅薄的表面现象,不是内里。包括对后来王铎以后的赵之谦、吴昌硕的研究,也主要研究它的表现而没有注重它的内涵,所以我担心这是一个肤浅的研究,有这种倾向。


  艺术评论:这种注重表面而不注重内在的问题在当下中国也存在,近几十年来,因为中国传统经典教育的淡化,也存在这样的问题,包括当下对王铎的解读。


  西岛慎一:这是与日本的共同点,日本也有这个问题,忽视研究他的思想。


  艺术评论:比如,1950年代以后日本书道界开始兴起中国寻访,对日本书坛的触动,意义很大吗?


  西岛慎一:因为大家都到书法故乡去访问,以后日本的书法就产生一个非常大的发展。第一个是1958年跟随丰道春海到中国访问的年轻人,后来都是未来日本书道界的领袖,比如青山杉雨,他们年轻的时候体验了中国书法故乡的理解,主要的旅行一般就是上海、北京比较多。可我们这次研究就涉及当时很多不同城市的中青年书法家,应该说感受到、领悟到很多中国文化的精髓,接触了书法故乡的风土人情。第二,他们进入北京、上海等等各大博物馆、美术馆,看了很多他们的藏品,包括王铎等等,对他们这些年轻人触动很大。第三个是跟当时中国书法家的交流,这些书法家大部分是学者、大学老师,看着他们怎么写怎么做,就跟这些大家一起交流了。青山杉雨曾多次说及体验中国的风土人情,比如到故宫太和殿一带,没有树,所以夏天的太阳照下来,热得不得了,像沙漠一样,这是亲身体会到的。而且青山杉雨看了很多的中国书画,他感受到中国书法其实更注重中国的石雕艺术、青铜艺术、瓷器艺术等等,好像书法是非常微小的存在。他认为真正把书法继承好发展好,必须要吸收各种艺术的滋养,研究书道、书法的理论、人文大背景,才能真正使书法有所发展,形成一个有一定厚度的新的书法。


  艺术评论:其实就是“功夫在书外”。


  西岛慎一:对。所以青山杉雨经常去中国,他买了各种中国艺术品,在家里看。1972日本不少书道界人士去了龙门石窟、西安碑林,还到敦煌去,后来又去体会江南风情……也就是不光是通过书上去研究中国的书道,而且是用自己的眼睛去确认,用手去抚摸中国这些书法的名胜古迹,促进他们书法创作往前走。因为拿了很多的一手资料,所以在日本出版了很多书来介绍中国的书法。不光是书法,介绍中国绘画的书也很多,1972年中日建交以后,就更热了。还有与中国书法家的交流,到现在其实一直在继续吧。


  这样对日本的书道界有一个很大的刺激作用,中国古典这么多的东西能去接触,是一个大的刺激、推动。相反的,对中国书法界也是有一定的影响力。


河井仙郎《上吴昌硕书》手迹之一(日本小林斗庵提供)


更严重的是不注重思想而追求形式


  艺术评论:中国改革开放以后,很多中国书法家跑到欧洲,当时欧洲人或者美国人知道日本现代书法,对中国书法反而了解不多,你怎么看呢?


  西岛慎一:中国一些书法家一度受到日本现代书法的影响,但现在我觉得不以为然,因为比这个更严重的问题是不注意思想、书道、理论和它的思维理念的研究,而注意表面形式的研究,这是一个大的问题。以民间书法而言,因为没有思想没有深度,其实不是艺术,艺术要有思维、思想的,在北京听说是“流行书风”,在上海听说有“民间书法”,这两个词我觉得是民俗文化,而不是艺术。必须对历史有很深的研究,然后拿出一个今后该走的路,思想是从历史研究出来的,必须走这条路。所以现代书法跟经典书法应该是对立的,经典到现在为止已经很长时间,大家对它的意识很薄。对经典发展到今天为止的整个历史意识,认识和追求比较薄。


  艺术评论:也就是经典之所以成为经典的历史也比较薄。


  西岛慎一:经典不是固定的,每个时代都有经典,到今天为止的经典,就是对书法历史长河中的各个经典的研究。


  艺术评论:你这是说中国还是日本?


  西岛慎一:说中国。这个经典如果以“王羲之”作为一个经典的话,现在的问题表现在哪里?假如说做孔子学问的话,唐代也有孔子,唐代对孔子的研究有一个代表学者,对孔子的理解,宋代也有宋代的理解,一个孔子的形象,到元明清都有各个时代不同的解释、理解和形象,而这个在书法上,王羲之是一个经典,但却缺乏各个时代的理解和代表人物的代表作品,每个时代都应该有王羲之,我说的就是这个意思。


  艺术评论:可不可以这样理解:其实你说的“王羲之”是一个经典的代词,经典的符号?


  西岛慎一:你说得对,其实这是代名词,是一个符号。


  艺术评论:我们谈谈书法体制的问题,我们知道日本是师徒相承,学生一定要学老师的书法,中国当然也有,但更多的是一种对经典的理解。您怎么看中日书法传承之间的区别?


  西岛慎一:在日本社会中,书法是一个很小的存在,传统的书法还是要延续下去,所以日本人学习书法,是通过每年搞展览,把书法的价值完整地沿袭下去,他们用这样一种手段来进行努力。在书法的展览上,用表现形式要把书法延续下去,是可以做到的,可是每年办一次展览,希望要在思想上有发展的话,其实是有很大的难题。我看中国的书法,好像比较注重个人的个性,还有对书法理论也缺乏一个研究,每个人的书法好在哪里,这种研究、艺术评论好像也缺乏。百花齐放是对的,在一个同样的层次上,大家都在自由地表现,好像现在没有这样一个巅峰。不像几十年前,都是有代表性的书家人物,而那些人也自觉争取成为经典的传人。以后的人,以后这近十年、二十年这些书法家,主要的问题是他们动机不纯,动机纯的人太少。好像一些书法家协会的负责人,有的或许认为用官职可以来保证他的书法质量。


  艺术评论:这很可笑,有的是用职位来保证他的书法收入。


  西岛慎一:是的,等于用官职来证明他的书法有水平的意思,把官位等于水平,他到了这个官位,水平就到了这个级别了。我以为苏东坡、董其昌的书法理论,在现代也是很重要的。我觉得现在书法家的作品能体现出他们对苏东坡和董其昌书法理论研究的,我几乎看不见。


  艺术评论:其实还是有的,可能你发现的比较少。因为中国人口基数这么大,总有一些高人甘于隐居、甘于淡泊,也不屑于所谓的艺术界的官职。


  西岛慎一:我想我明白这一点。


  艺术评论:想再问一下,你希望中日书法界现在如何交流?


  西岛慎一:书法交流更重要。我的记忆当中,中国的书画到日本来交流,最成功的就是1988年这一次,我从一开始就参与筹备。当时先是仅仅搞一个兰亭笔会、兰亭书会——但比这个更重要的是那个时候的西泠印社还没有恢复,应该把西泠印社恢复起来,所以必须搞一个书法交流会,然后在西泠印社又搞了一次。当时的“兰亭书会”,启功、沙孟海还有青山杉雨、村上三岛等都参加交流。这个展览还拿到东京、大阪、岐阜,岐阜市跟杭州市是姊妹友好城市,所以也到了杭州。


  真正有意义的交流是很难做成的,小的交流每天有,但对社会没有影响。怎么来组织这个活动,这是一个关键。现在日中的交流好像没有这个余地,都有一些比较麻烦的事情要做,像当时青山杉雨他们,觉得这个应该做的就做了,而当下缺乏能做这样判断的人物。


  艺术评论:现在日本没有青山杉雨这样的人?


  西岛慎一:对,只能等着。 我一直跟随西川宁、青山杉雨两位先生,和他们两位先生有很多的交往。他们代表了日本现代书法的最高峰。西川宁12岁就可以作汉诗,有深厚的中国传统文化的教养。但是,即便如此,他也不纯粹地单取内在修养,而经常用表现主义的方法来创作书法。青山杉雨先生是西川宁的弟子,他的作品里有更多的表现主义因素。但他对修养依然有着较大的追求。像现在的中国书法,有一个很重要的问题,也就是“诗心”,内心的世界。


  艺术评论:这是一个普遍的问题,不重内在修养而注重表面的东西。日本也是,不说别的,比如,今后日本还能培养出像青山杉雨这样的人吗?


  西岛慎一:要等着。大阪和上海的交流比较密切,村上三岛知道吧?


  艺术评论:村上三岛对在日本推广王铎有功,他在王铎的书法中吸取营养,并确立独特的书法风格,村上三岛也长期致力于中日书法交流。


  西岛慎一:大阪是上海市友谊城市,姊妹城市,村上三岛搞了很多交流。确实,王铎后来在日本为什么这么红,就是靠村上三岛推广的。当下的中日艺术界交流也要带着思想,以这次“海派东渐研讨会”同时举办的“海派金石书画展”的作品看,吴昌硕与王一亭的后辈还在继承他们祖辈的画风,我看了很高兴。还有郭同庆、顾村言的作品,气格很好,尤其对线条的追求在于质而不是形,这是很难得的。


  艺术评论:这是我们努力的方向。


  西岛慎一:现在一般的中国人写得太快,用笔过快,中国古代的书法家他们的线条为什么好,因为他们是慢慢用笔。回到吴昌硕的话题,日本很重视吴昌硕的作品,拍卖行一直在拍卖,如今,绘画的价值不是由艺术史家和批评家来评定的,而是由商人和买家去评定的——但这只是表面的,如果从文化的角度去看艺术的话,必须看到更深层的价值与思想厚度。■



本文转自:《东方早报·艺术评论》



方存双  皖西寿州人  客居上海  书法票友  好涂鸦而无寸进

上海市书协会员 上海市青年书协副主席  江苏省国画院特

聘书法家

地  址:201615  松江易富路25号九亭镇社区文化活动中心

311室

电  话:13761927518 18930343029  

 回到顶部